今天是
最新名校试题
  • 河南省新乡市2018—2019学年高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
  • 河南省新乡市2018—2019学年高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
  • 河南省新乡市2018—2019学年高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
  • 河南省新乡市2018—2019学年高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
  • 河南省新乡市2018—2019学年高一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
  • 黑龙江省大庆市五校2018-2019学年高二下学期期末联考试题
  • 黑龙江省大庆市五校2018-2019学年高二下学期期末联考试题
  • 黑龙江省大庆市五校2018-2019学年高二下学期期末联考试题
  • 黑龙江省大庆市五校2018-2019学年高二下学期期末联考试题
  • 黑龙江省大庆市五校2018-2019学年高二下学期期末联考试题
  • 最新同步教学
  • 2019年数学同步必修一北师大版教案:第四章 函数应用 章末检测试卷(四)
  • 2019年数学同步必修一北师大版教案:第四章 函数应用 章末复习
  • 2019年数学同步必修一北师大版教案:第四章 函数应用 滚动训练(六)
  • 2019年数学同步必修一北师大版教案:第四章 函数应用 疑难规律方法
  • 2019年数学同步必修一北师大版教案:第四章 函数应用 2
  • 2019年人教版选修六讲义:Unit 5 Section Ⅴ Writing—介绍旅游景点
  • 2019年人教版选修六讲义:Unit 5 Section Ⅲ Grammar—动词ing作状语
  • 2019年人教版选修六讲义:Unit 5 Section Ⅰ Reading
  • 2019年人教版选修六讲义:Unit 4 Section Ⅴ Writing—环境问题
  • 2019年人教版选修六讲义:Unit 4 Section Ⅲ Grammar—it的用法(2)
  • 2020年高考一轮单元训练卷 第16单元 综合测试 A卷
  • 2020年高考一轮单元训练卷 第16单元 综合测试 B卷
  • 2020年高考一轮单元训练卷 第15单元 选修4-5 不等式选讲 A卷
  • 2020年高考一轮单元训练卷 第15单元 选修4-5 不等式选讲 B卷
  • 2020年高考一轮单元训练卷 第14单元 选修4-4 坐标系与参数方程 A卷
  •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论坛 > 央视、人民日报发声: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央视、人民日报发声: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添加时间:2019年8月9日  浏览次数:

        一

       之前,轰动全国的五莲二中杨守梅老师“用课本抽打逃课学生被辞退”事件终于迎来了大逆转!

       就在7月28日,五莲县人民政府发出通报,表示五莲县教体局已经撤销对杨老师种种不公平的“追加处理”:

    五莲县委、县政府对教体局、学校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已撤销追加处理决定。根据涉事老师个人意愿,已将其从原学校调往五莲一中。

       这位被学校停职、处罚,且纳入“黑名单”的杨老师,总算得到了五莲县委、县政府一个公道的回答。

    整件事情的起因,其实只是杨老师管教了两个逃课的顽劣学生。

    谁知,杨老师仅仅是用书本敲打了几下,在学生和家长的口中,就变成了骇人听闻的“体罚”。

    学校第一时间给予杨老师做出停职,赔礼道歉,取消评优资格,党内警告、行政记过等处分。

    这些家长还是不肯罢休,继续向教育局施加压力。

    为了息事宁人,教育局在事发两个多月后,对已停职处分的杨守梅老师又进行了追加处理:

    扣发当事教师一年奖励性绩效工资;责成五莲二中新学年不再与杨守梅签订聘用合同;将该教师纳入五莲县信用信息评价系统“黑名单”。

    曾经的先进教师、优秀班主任、培养出多名优秀学生并被学生爱戴的杨老师,一夜之间被挂上了没师德、没信誉的坏名声。

    事件一经媒体报道,全国哗然!

    五莲县教体局和五莲二中不分是非黑白,只因家长一闹就把优秀的杨老师开除、加入黑名单的做法,寒了天下老师的心。

    在央视的《新闻周刊》中,白岩松严肃发声:

    “明确教师惩戒权,势在必行。”

    人民日报客户端也发表了文章:《善待基层教师,别动辄“追加处理”》,其中的几句话振聋发聩:

    如把正当惩戒扣上“体罚”的帽子,这样会诱导教师不敢管、不想管学生,最终形成多输局面。“国将兴,必尊师而重傅”,依法保护基层教师合法权益,让老师更有动力教书育人,在教书育人中更有尊严和获得感,职能部门责无旁贷。

    不要逼得天下老师都不敢管教学生,更不要让教书育人成了“高危职业”。

    要知道,跪着的老师,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蛮横的溺爱

    “杀死”了多少老师

    三字经有言:

    “教不严,师之惰。”

    可现在的老师根本不敢去“管教”孩子。

    在舆论的推动下,五莲县教育局终于认识到错误,撤销了追加处分,优秀的杨老师又能重新走上心爱的讲台。

    但是,更多管教学生的老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就在去年6月,扬州市江都区的一所小学门口,某学生家长拉出横幅声讨:

    “老师多次辱骂、殴打学生!天理难容!还孩子公道!”

    家长甚至还把横幅拉到了教育局门口,并跪在地上,哭喊着要帮孩子讨个公道。

    但后来,这件事很快就反转了。

    事件发生时,在场的老师学生都出来作证:

    “该学生在上课的时候扰乱课堂,老师就批评了他几句。但学生还是不服管教,老师便请他到办公室反省,结果这名学生在办公室里一顿打砸……”

    结果,学生家长还觉得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跑到学校,又是大闹又是拉横幅,不仅诽谤老师打了自家的孩子,还勒索老师,要求高额赔偿。

    在《新闻周刊》中,白岩松说:

    “老师对学生有没有惩罚的权利?如果问老一辈的人,回答一定是必须的,严师出高徒!但如果问现在的老师,回答一定是否定的,哪敢啊!”

    现在的老师真的不好当,本想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宽松仁慈一些,立刻会有人说你不负责、不上心。

    但稍一严厉,又会得罪学校里那些金贵的“小皇帝”、“小公主”,稍有不慎便会被气势汹汹的家长们“兴师问罪”。

    教师职业的背后

    竟是孤立无援

    网络上曾出现了这样一篇文章,叫《教育最大的困局:把老师当学生管,把学生当祖宗供》。

    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令很多老师深有感触:

    “教师也是需要安全感的,若教师背后无人撑腰,教育只会孤立无援。”

    还记得去年那一封轰动全网的小学老师的辞职信吗?

    这位来自河南驻马店的小学老师,只因为把班里学生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家长群里,便有很多家长认为这侵犯了孩子的隐私权,伤害了他们自尊心。

    一些家长怒骂老师没有这样的权利,更有一些家长说,如果老师不道歉,就会把她告到县教育局!

    老师被逼无奈,在家长群里发了一封长信道歉,又向学校提交了辞职申请:

    “既然我已心生魔障,真的不适合再在校园里和孩子们一起。我十分热爱我的工作,但由于自身专业水平不足,言语无状,实在不能再留在这里!”

    隔着屏幕,几乎都能感受到老师字里行间的酸楚与无奈。

    这封辞职信曝光后,老师们纷纷觉得不寒而栗,人人自危。

    然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个例:

    2018年8月18日,山东临沂兰山区一辅导机构老师因在课堂用书拍打几下辱骂自己的学生而被拘留5日。今年5月,在华农珠江学院外院毕业生答辩现场,一位学生答辩态度不端正,论文也不合规定,导致王老师严批台上学生并将论文扔向学生。结果遭到了网友们的谩骂和校方的约谈……

    曾看到一位老师在网上诉苦:

    现在当老师真的是太难了,不管是对学生还是对家长,都要小心翼翼。连指出学生的错别字,都要担忧他们心灵是否会受到伤害;连责罚犯错的学生,都要后怕他们会不会抑郁,回家自杀;连管理课堂纪律,都要控制分寸,免得招来学生家长的不满;如果家长不满意找来,可能我就会被停职、被降薪、被开除……

    曾经最光辉的职业,现在却成了最如履薄冰的行业。

    当老师的一腔热血被家长的冷言冷语浇灭,最终只得学会明哲保身,只管教书,不再育人。

    而无数个“跪着”的老师,最终将会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缺乏管教和约束的孩子们,或许不再学习、不懂善良、不懂谦卑、不懂尊重,也许,他们长大后还会因为缺乏正确的价值观,而走上犯罪的道路。

    你不教育孩子,社会就会替你“教育”,只是这“教育”的代价太过沉重,你未必承受得起!

    “跪着”的老师

    教不出“站着”的学生

    清朝乾隆时期,大臣王杰曾担任过上书房总师傅,教皇子们读书。

    据传王杰执教相当严厉,皇子不用功,他也敢骂敢罚。

    有一次,因为皇子们对圣贤不恭,王杰便惩罚皇子们跪下。不巧,却被前来巡视的乾隆皇帝碰见了。

    乾隆看到后又生气又心疼,当即让皇子们起身,并愤怒地对王杰说:

    “教者天子,不教者亦天子,君君臣臣乎?”

    其意思是:你教不教我们,我们都是皇子龙脉。你这样罚我们,是臣对君应该有的态度吗?

    王杰当场不卑不亢地回:

    “教者尧舜,不教者桀纣,为师之道乎?”

    其意思是:虚心受教的将来能成为尧舜那样的明君,不受教就会成为桀纣那样的昏君,师道不就正该如此吗?

    乾隆皇帝听完王杰的解释后,立马让皇子们重新跪下了,他不仅没有惩罚王杰,反而对他更加敬重。

    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曾写过一篇刷屏文章,《教育,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他说:

    “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

    玉不琢不成器,树不修不成材。有了管教,方知敬畏;有了敬畏,方知底线;有了底线,方知对错。

    教育从来不是放纵,适度惩罚才会让教育真正变得有力量。

    在古代,父母都知道私塾老师会用戒尺惩戒学生,但他们却纷纷送孩子去读书。

    “一片无情竹,不打书不读!”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最希望孩子成才的人就是老师。

    很多人在成年之后,都会想起自己学生时代的班主任,或许你记得他罚你站、罚你抄写、请了家长……

    但正是因为被罚了站,你才改掉了上课睡觉的坏习惯;正是因为被罚了抄写,你才记住了高考时的那句古诗文;正是因为老师和家长的沟通,才让家长对青春期的你更了解,更体谅。

    而如果老师放弃了教育,最终埋单的,将会是我们的下一代!

    古书《荀子》里写道:

    “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

    国家想要振兴,必须尊敬老师,重视传授专长技术的师傅。

    跪着的老师,教不出顶天立地的学生!

    为了孩子,请善待天下用心良苦的老师。

    只有老师能堂堂正正地站在课堂上,这个社会的孩子才能更好地成长

    民盟开封市委会首提“教师惩戒权” 助力深化教育教学改革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了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这一消息公布后,作为全国第一位整理《关于赋予教师适当惩戒权》提案的河南省政协委员、民盟开封市委盟员的朱锋高兴地说:“今年民盟开封市委会的重点提案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出台了,明确了教师惩戒权,这下就能够彻底解决当前教师不敢管、不愿管的问题,可以让老师、家长都有把‘尺子’去衡量、判断,缓冲家校矛盾等问题。”

      去年下半年,民盟开封市委会组织盟员针对教师是否应当实施惩戒权问题作为重点建议组成调研小组,深入调研、广泛论证,并由河南省政协委员、民盟开封市委盟员朱锋在今年1月份召开的河南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把《关于赋予教师适当惩戒权》的提案提交大会。提案中指出:在教育教学中,教师作为教学管理者应当具有一定的惩戒权,以维护学校、班级秩序与稳定,达到预期教学效果,全社会应关注教师惩戒权问题,有关部门要组织深入调研,出台相关文件,为教育营造一个良好的育人氛围。提案受到各级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全国两会期间,关于赋予教师惩戒权的问题建议再次受到全国关注。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发布后,民盟中央、民盟河南省委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作为全国首例提出教师惩戒权问题的民盟开封市委会,有责任与义务将教师惩戒权具体实施问题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研究,摸清基层情况,听取各方声音,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建议,为《意见》的实施细则提供调研依据。

      民盟开封市委会根据民盟中央和民盟河南省委的安排,结合提案,以《关于赋予教师惩戒权的实施细则研究》为课题成立调研小组,以市政协副主席、民盟开封市委主委刘海潮为组长,针对开封市、县、区三级中小学校进行走访调研。课题调研组召集开封市教育局,市属中学、小学一线教师、班主任、教导主任等进行座谈,征求意见建议。在座谈中,广大教师围绕《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教师教书育人的职责与权力,发生在身边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教学关系冲突案例等进行交流与讨论,提出教育惩戒措施具体实施意见。调研组先后赴开封市杞县柿园乡和祥符区陈留镇,选取10所村镇中小学校进行走访调研。通过座谈讨论和调查问卷的形式,在城镇和农村中小学教师、学生以及家长三类人群中开展座谈及问卷调查,从教师的师德标准、学生的心理诉求、家长的教育观念以及实施惩戒部门的设立四个层面进行分析与研判,研究提出惩戒实施措施建议。

      “从基层学校到市属学校,深入调研,摸清底数,以破解教育问题中学生不敢管、不愿管、不善管、不当管的难点为主,围绕找准教育惩戒合理得当实施措施,明确教育机构实施惩戒管理部门,形成系统完整的调查研究报告,为国家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的教师惩戒权具体的实施细则提供科学参考,从而贡献开封民盟成员的智慧和力量。”开封市政协副主席、民盟开封市委主委刘海潮说。

    Copyright©2005-2019 河南教考资源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翠竹街76号863软件园 邮编:450001
    信息交流邮箱:henanjk2007@126.com 咨询电话:0371-57087762 微信号:zz97342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豫ICP备11006404号